快三

您所在的位置 > 快三 > 最新资讯 >
最新资讯Company News
疫情之下 为什么全世界跑者都在提速
发布时间: 2021-04-20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铃木健吾成为第一个跑进2小时05分的黄种人。

  世界田径正在提速!不管是室内场地赛还是公路马拉松,最近一系列“破纪录”都太过抢眼。

  上个周末,在日本滋贺县大津市举行的2021年琵琶湖马拉松中,25岁的铃木健吾以2小时04分56秒夺冠,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全马跑进2小时05分的黄种人。

  这只是近来一段时间全球跑道上各种新纪录中的一个——从60米到800米,从1500米到1英里(约1.6公里),从半程马拉松到全程马拉松,精英跑者们的速度都越来越快。

  为什么经过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干扰和冲击,跑者们反而不停地跑出让人眼前一亮的好成绩?

  美国小将格兰特·霍洛韦打破了60米栏尘封27年的世界纪录。

  年轻人正在提速

  两天前,当日本跑者铃木健吾以2小时04分56秒的成绩冲过琵琶湖马拉松的终点线时,这个将黄种人马拉松纪录带入“204时代”的年轻人只有25岁。

  而就在一年之前,在东京马拉松上以2小时05分29秒打破日本男子马拉松国家纪录的大迫杰,当时也才29岁。对于马拉松选手来说,他还处在“黄金年龄”的初期。

  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年轻一代精英跑者的提速,正是一系列“新纪录”出现在跑道上的重要原因。

  23岁的美国小将格兰特·霍洛韦在不久前结束的世界田联室内巡回赛西班牙马德里站的60米栏比赛中,以7秒29的成绩打破了尘封了27年的世界纪录。而这位小将在2019年首次参加世界大赛就在多哈世锦赛上获得110米栏项目的金牌。

  此外,在2月初,17岁的霍布斯·凯斯勒以3分57秒66的成绩,打破了全美高中室内赛的1英里(约1.6公里)纪录,同时也是世界U20室内赛的第二好纪录。

  18岁的“天才少女”阿辛·穆则是在美国SEC室内田径锦标赛800米决赛中,以1分58秒40的成绩打破了室内世界青年纪录,而她改写的这个纪录,其实是18岁的英国“天才小将”霍德金森刚刚以1分59秒03的成绩创造的。

  除此之外,比这些“天才”都更年轻的15岁小将格里尔安以2分02秒44刷新了U18女子800米室内纪录……

  在马拉松跑道上,年轻跑者同样人才辈出。去年12月,瓦伦西亚半程马拉松比赛中,男子半马组前4名的选手全部打破了世界纪录,25岁的肯尼亚选手基比沃特·坎迪更是以57分32秒的成绩将男子半程马拉松纪录提高了整整29秒。

  其实在中国的马拉松跑道上也是如此。尽管还没有能够改写国内纪录,但是不满23岁的彭建华已经崭露头角——他在南京马拉松跑出了2小时8分50秒,距离中国国家纪录仅有35秒差距。

  基普乔格穿着高科技跑鞋完成人类“破2”。

  科技,从脚下改变

  在你争我赶的竞技大环境下,精英跑者们冲击个人最好成绩甚至是国家纪录和世界纪录的信心,同时也源于更好的装备。

  最近几年,跑鞋上所谓的“黑科技”,成为了人类冲击极限的最重要武器之一。

  2017年,当“马拉松之王”基普乔格在意大利蒙扎赛道上首次尝试全程马拉松“破2”挑战时,他脚下的那双Nike Zoom Vaporfly Elite就已经足够吸引眼球。

  彼时,耐克公司在跑鞋的宣传策略中就已经明确提到了——精英跑者穿上这双鞋可以有“提高成绩4%”增益。

  而当基普乔格在2019年完成了“破2”壮举之后,他脚上的那双Nike ZoomX Vaporfly NEXT%更是引发了争议——不少舆论担心“不公平的装备竞争”,可能会让跑道出现像10多年前鲨鱼皮泳衣的那种不合理提速。

  不过,世界田联随后也做出了官方声明:“任何跑鞋的鞋底厚度超过40mm,碳板使用数量超过一块的都将被禁止使用”,像基普乔格“破2”时脚上的那双跑鞋,是符合比赛规定的用鞋。

  也正因如此,在世界田联允许的规定范围内,包括阿迪达斯、New Balance、索康尼以及国内的跑鞋品牌特步,都开始在全新的泡棉和碳板上下功夫——这场“装备竞赛”也从马拉松赛道上延伸到室内场地赛的跑道。

  类似泡棉加碳板的设计概念还被“复制”到了钉鞋上,并且在这一两年越来越多被精英选手使用。

  “从绝对效果上来看,可能钉鞋的提速作用不如马拉松跑鞋明显。”在接受《Runner’s World》采访时,密歇根大学研究生物力学与运动性能的博士杰夫·伯恩斯强调,“但径赛的环境可控,所以呈现出来的效果也会越来越好。”

  按照伯恩斯博士的研究,各种品牌的跑鞋和钉鞋的性能差距正在缩小,所以不同的选手穿着各种品牌的跑鞋,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成绩的提高有所帮助。

  铃木健吾。

  疫情带来的长期训练,初见成效

  身处活跃的竞争环境之中,并且穿上了更具科技感的装备,但如果精英选手的自身能力没有提高,依旧不可能会出现大面积提速。

  而在过往,冬训之后密集的赛程对于跑者们来说是一把双刃剑。在中短距离的比赛中,室内赛季结束后,室外赛季紧跟着就拉开大幕,参赛者们虽然可以通过比赛来调整状态,但是不停比赛所带来的疲劳和负荷都在积累。

  然而,疫情打乱了世界田联的各项比赛计划,在无赛可比的“空窗期”,跑者们虽然在收入和比赛机会上有所缺失,却获得了更多训练和恢复的时间。

  “疫情刚开始时,很多人觉得没有比赛了,大家可能就不训练了,但反而一个令人意外的情况是——没有比赛之后,跑者们的训练更专注了,甚至有了恢复伤病的时间。”资深跑者沈昊泽曾经和澎湃新闻记者分析了疫情之后跑圈提速的原因。

  而在伯恩斯博士看来,疫情期间“被迫”处于长时间训练的选手们,反而有了更多时间去反思和对比曾经训练中的不足,以及密集比赛给自身状态带来的起伏。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静下心来集中精力,田径成绩反而会有所突破。”

  今年2月中旬,当波士顿跑步教练马克·库根指导埃勒·珀里尔以9分10秒28的成绩刷新了两英里(约3.2公里)的美国纪录时,他的一句感慨同样可以解释跑道大面积提速的原因:

  “远动员们想要比赛的欲望被压抑太久了,肯定是需要释放的。

快三平台,快三官网,快三网址,快三下载,快三app,快三开户,快三投注,快三购彩,快三注册,快三登录,快三邀请码,快三技巧,快三手机版,快三靠谱吗,快三走势图,快三开奖结果